2012-11-11

選票與事業線

液態拉皮,書顏翠,塑然雅,3D聚左旋乳酸,聚左乳酸,選舉,性別,事業線, Sculptra, PLLA
[微整形] 加拿大女議員在選舉時把自己的事業線給 P 掉

外表是無聲的語言,幫助我們對外發聲
然而這類型無聲的語言
沒有字典定義,每個人的理解就會有差異

一個圈圈,或一個行業,如果大部份由某個性別所組成
久而久之,大眾就會有既定的印象
像男護士,大家都會感覺新鮮
女的飛行員,往往成為大家注目的焦點
然而,進到一個圈裡
開始説他們的語言也是很自然的事
特別的是當溝通是以無聲的語言

政治圈在以往普遍是男人的天下
女性從政者在進到這一圈時不知是否開始講話用不同的音調和表情
但這位加拿大女議員在競選時
很刻意地把自己傲人的事業線給塗掉
我試著解讀她想説的「無聲的話語」,不知道讀得對不對
    我不像一般的女性,我雖然外表是女人,但我具備男人的能力
    不要以為我會比較軟弱,我和大部份的男人一樣行

其實我倒不認為女性在從政這條路上要把自己男性化
女性也不意謂著軟弱或比較差
或者可以穿多一點再去拍一張
修圖也是一種無聲的語言,代表沒有誠信

説到這
我們會不會也讓美容和整形這件事貼上了性別的標籤
讓男性朋友覺得去把臉弄一弄是一件很娘的事
當他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來找我們發聲的時候
醫生習慣性地給他們一些女性化的建議,做了錯誤的翻譯

美容醫學絕對不是一門低級的學問
但是有太多的廣告和宣傳,甚至是醫學演講都在用修過圖的假照片
我試著解讀他們想説「無聲的話語」,不知解讀的有沒有錯
    我技術很不錯,只是大家沒發現
    我真的不比其他人差,如果條件允許,我可以達到超乎想像的效果
但其實醫生是在治療疾病,不是在競賽,不管是心理的,還是生理的
正常的效果和稍微的瑕疵才是真實,那不代表你的技術比較差
即使賺得全世界,卻賠上為醫者最初的愛心和良心,又有什麼益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