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9

微整週記 I

Yates Y. Chao, MD injectable filler workshop and lectures in Hong Kong
在香港的微整注射美學與技術演講,指導醫師如何把一張臉打得漂亮

說到微整注射,有很多人可能會覺得就一個針筒,一支針,
到底有什麼學問可以說這麼多,
我聽過一位上了年紀的醫師在評論目前美容醫療亂象叢生的時候說:
因為注射美容很簡單,什麼醫師都會打,才造就目前醫美醫師不專業的普遍現象。
而實際上,在老一輩整形外科或皮膚外科執業的年代,
根本沒有這些眼目撩亂的注射產品,
除了違法的小針美容,也沒有相關合法的治療項目。
換句話說,對稍年長的美容醫師來說,微整注射是全然陌生的新東西。

至於注射醫學到底有沒有學問,是不是很簡單,
就旁觀者來看,打在臉上也是針,打在屁股上也是針,這兩種針不是都一樣?
就專業的眼光來看,小孩玩黏土也是雕刻,傳世巨作也是雕刻,在技術和藝術的層面上,
絕對是天差地遠。

微整注射,特別是專業的美容醫學,
是一個由醫學進入到藝術的領域,
她不像醫學多是經驗歸納而已,還有材料工程和力學物理學的科學內涵在內;
她不像純粹雕塑的藝術創作而已,她是做在一個生命體、會動的軟組織上面,
還要考量到運動、組織特性、個性、喜好、感覺和生理代謝;
她不像繪畫只是深淺和色調、大小,還有立體3D的空間概念、弧度、角度和體積的平衡對稱和諧。


雖然大多數的醫師都是醫學訓練出身,不是藝術家,最熟悉的還是醫學操作,
但光是要把醫學上抽針、推針、扎針、拔針和體積搞在一起就很讓人手忙腳亂了,
有時甚至會讓原本最基本的醫學注射能力都退化掉,

在注射微整教學有時候會遇到對微整注射還不熟悉的醫師,
不知道針應該扎多深、應該扎到哪裡去?
扎到位置後又不知道要推多少劑量出來,然後針頭就卡住了,只好再拔出針來換一支。
換好針時,同樣的恐懼又來,然後又卡住了,只好再拔。
連續扎了三次,血管應該也扎破了,止血一下吧!其實東西一點都還沒打進去。
等血止了,組織也腫了,拿起紗布,嗯,好想比較平了喔!很滿意地要再打下一個區域。

十分鐘過去,「你什麼都沒打進去喔!」其實她看到的只是出血的浮腫效果!

我想我應該還不算是太嚴格的老師吧?畢竟要為了眾多愛美的人著想。


每個領域的精深都值得尊敬,當我們對一個陌生的領域傲慢地覺得很簡單時,
正說明我們的無知,其實真正太簡單是我們自己

晶亮瓷 聚左乳酸 舒顏萃 塑然雅 Radiesse Sculptra 趙彥宇醫師巡迴教學
在晶亮瓷(Radiesse)演講教學活動上示範注射填充物的全臉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