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4

額頭的精算師 之五

以數位化的方式來分析知道額頭的輪廓需要,再以數位化的方式將填充物精準的注射塑形


為了要追求額頭的圓滑飽滿,又要質地接近自然,
我幾乎用過了所有的填充物。
常常有醫生病人問我,這裡可不可以用這個填,那裏可不可以用那個打,
可不可以打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法規支不支持,一個是產品適不適合。
除了各國衛生署批准上市的適應症之外,其他的用途都都標籤外使用,
就美容的用途來說,光是臉上的用途就繁不勝數,
如果都是標籤內使用,大概也沒什麼戲可唱了。

標籤內使用的項目是指向衛生機關申請時,經過人體實驗去申請的項目,
不管在美國在歐洲,要做一系列人體實驗來證明一個用途,
要花的時間和金錢多到你無法想像,所以大部分商品都是選擇法令紋,
最簡單,最好做。
所以產品要如何應用的多元、漂亮和安全,
靠的是每一個醫師對於產品性質的了解,對於解剖構造的熟悉,
對於注射操作技術的掌握,和對美感形態的要求。

對於額頭來說,什麼產品能打,應該都能打,
打起來觸感不同,能調塑形態的能力不同,注射的方法不同,持續的時間也不同。
聚左旋乳酸用在額頭,又和玻尿酸與脂肪是完全不同一個故事。
乳酸用在臉頰的凹陷所達到自體組織增生的自然效果是有目共睹的,
乳酸水樣的物理特性,有別於以往礁體填充物的注射方式,醫師們也都很清楚,
但打在柔軟的臉頰技術就不一定能應用於額頭。

如果仔細地觸摸感受一下乳酸增生的組織,
他的質地和硬度其實和脂肪不同,是比肌肉更札實的組織,
裡面富含了纖維組織、免疫細胞和膠原蛋白,
他不像其他填充物所增加的體積,可以被推擠、壓迫、變形,
而是與自己的組織黏得牢牢的,量的多寡、形狀和曲線就看你當初的乳酸怎麼放。

七年前當乳酸一開始進到台灣,我試過了乳酸在額頭,覺得效果實在太好,
也發表了一篇文章在美國的美容皮膚科醫學期刊,應用數位化的分析注射方式。
並且在全世界各地發表了此項技術,
但是因為技術太難,應用的是尖針,很多醫生反應他們做不來,
因為尖針難掌握,如果不熟悉,會經常卡針,
沒有經驗,會一直出血,如果動作太慢,打進去的膨和搞太久的腫混在一起,
無法分別。
一次演講教學過後,幾個歐洲的醫師看到治療後的完美成效和現場示範,紛紛驚嘆說:
只有你能做得到,誰能做得到?

這麼多年過去,我打的案例也累積到相當的程度,
深深感覺,應用乳酸來治療額頭真的不容易,
有些醫師改用鈍針來注射額頭,雖然技術上簡化很多,
但水樣流體的劑型,經過鈍針注入前額骨上後便形成 一個連通的空間,
如果鈍針剝離的完整,水樣物可以到處流,重力因素會讓大部分液體往下,
無法選擇性的鵬在某處,或精準地創造圓弧。
如果剝離的不完整,那長的不均勻,恐怕結果更堪虞。

那我自己有什麼經驗可以分享呢?
1. 現場示範時會嚇到人,因為進針數多,動作會看起來很兇猛。
2. 後續照顧會需要比較仔細的按摩,按摩起來也比較痛。
3. 軟組織薄的不適用。
4. 組織長得多,反應特別好的反而要小心使用。
5. 不要貪心,一次不要打太多。
6. 不要過度按摩。
7. 對於血管的顧慮,真的比其他填充物安全許多。
當然這服藥真的僅供真正的填充注射專家使用。
 
利用數位化的分析可以知道額頭輪廓的需求,再以數位化的方式將填充物注射來改善形狀
在摩納哥國際抗老大會上教學演講新式的注射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