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6

為什麼不幫你治療?



最近遇到了幾個痘疤治療的患者,從他們回饋給我的治療和看診經驗,
覺得需要寫篇文章來提醒要接受痘疤治療前所需要了解的資訊。

痘疤治療是一項極為複雜又精密的計畫,因為痘疤所形成的臉部皮膚變化
往往是很多樣化的,有的很大,有的很小;有的很深,有的很淺,
最重要的是形狀還不同,邊界也可能光滑模糊,也可能銳利明顯。
他們都需要用不同的方法處理。

再來是痘疤患者的心理狀況、經濟能力和對於痘疤的期望實際與否,
有些患者住得很遠,求診不便;有些工作繁忙,根本無暇休息。
這些都變成痘疤治療成功與否的關鍵。

[案例]
一個把痘疤已經看成是生命全部的患者,幾乎每個星期來,
一來就會徘迴一整天,他不工作,也不讀書,因為覺得痘疤讓他無法見人。
實際痘疤的狀況是各種形式的疤痕都有,數量很多,嚴重度應該歸類為中等,
但她的皮膚狀況也不好,色素沉澱、粉刺發炎都有,皮膚看起來粗糙暗沉。
這種疤痕和這個病人
1. 要運用不同方式組合來處理, 
2. 因為數量很多,只處理幾顆的意義不大,
3. 他的皮膚狀況比痘疤看起來更影響外觀,
4. 他不工作,又不讀書,因為痘疤所造成心理的創傷很大,不適合這時做,
5. 他能負擔的經濟能力有限,
6. 他把痘疤的問題過度擴大,他需要的是心理建設,不是趁虛被推銷手術,
7. 他根本不會照顧皮膚,皮膚清潔也沒做好,應該無法勝任全套治療的術後照顧,
8. 他的痘痘也沒好,一大堆的粉刺和發炎痘,沒處理好就手術會一團糟,
9. 他根本不願意等,然而完整的痘疤治療要半年到一年,
10. 跟他的溝通有障礙,他反覆在自己的疤痕繞圈,得失心很重,對於恢復期的變化恐怕難招架。

所有的指標都顯示他不是個該做痘疤手術的患者,我勸他先治療痘痘,
把膚質改變好,這樣看起來會進步很多,
雖然凹下去的疤痕還是很多,也許以後他學會照顧皮膚了,有經濟能力了,再來規劃。

他看了幾次痘痘,就不來了,
每次來都在講他的痘疤,皮膚還是一樣油油膩膩沒照著我說的清潔照顧,
他對於痘痘的治療毫無興趣,對於我說的話只選擇跟痘疤有關的聽,其他關閉,
對於還要等顯得不耐煩,又難以接受,然後又是徘迴一整天。

這樣的患者很多,我其實花比較多時間勸他們別做治療,
對於勸退,我不會賺一分錢,喉嚨常常講到痛,
對於得不到治療,有時他們還會上網扭曲地寫些負評,
但這是做一個醫生基本的素養和道德。

一年後他回來了,臉上去了不知幾家診所做了一些有的沒的,有的在外縣市,
這些日子他來看診也學會了一些專有名詞和痘疤種類的分類,

- 他問醫師他的冰鑿型疤痕想做穿刺移植,但好幾個都跟他講這個治療不好,會有色差
[真相]是這幾個醫師都沒有在做穿刺移植,會不會做不知道,
穿刺移植需要多次精細修整,和時間恢復才會和旁邊皮膚看起來一樣,
在時間恢復前,或修整不夠,都可能看來突出或較紅,
穿刺雖然不難,但能穿刺移植超過兩、三個,還能固定完好的應該沒幾個。

- 他被推薦做了疤痕縫合,但是產生了縫痕,
[真相]是他聽過我說這個不好,所以只做了一個,還好只有一個。
縫合門檻低,但不適合皮膚較結實的東方人,只是大型疤痕不得已的選擇。

- 他被建議做了TCA,他自認為沒效,
[真相]是TCA若非高濃度和小型的深錐,是不會有太大效果的,
TCA只是提供改進,並不是到平,而在台灣TCA還有適法性的問題。

- 他做了真皮移植,而且很便宜,目前還在腫當中
[真相]是真皮移植不適合冰錐型凹,有稜角的要先做到凸出,事後再磨平,
疤痕分離再經過真皮移植,效果大概有一半以上是來自於分離本身,
真正效果要等到半年一年後見分曉,
而一般的真皮若經過搗碎後植入,存活的機率低。

最重要的是,在我看來,即使現在,他還是一個不適合做這些治療的人,
他臉上那幾處剛做完的瘀青和腫,即使奇蹟出現,也不會改觀幾百個凹疤的整體太多,
最可能是一次一次的失望,慢慢地澆熄了他的夢想。
有時我在想,我們每天忙碌地上下班,坐在診間說了這麼多話,
意義是我做了一共多少例,還是他們都走出來了嗎?

左圖:穿刺完的新皮取代凹洞,還需要多次的磨平和時間恢復,右圖:穿刺經過磨完和一段時間,幾乎融合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