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6

微整週記 V

水管鼻與美鼻,Beautiful case and errored case of nasal augmentation
同樣是花一支針劑的錢,打得糟糕像水管,所得到的比不打還糟糕;打得漂亮像名模的,投資獲利比花的錢還值得

曾經有人跟我說我的部落格文字太深了,她有的地方看不懂,
我當是專業術語還是醫學名詞,因為我總是盡量把一般人不熟悉的醫學,
試圖用一般人能懂的口語換句話來說;
但他說不是,是我文字裡的哲理和比喻,他都要咀嚼思量好久,
原來微整美型部落格,被我搞成社論和心靈小品了,要改進!

最近一個例子:
我每天在Facebook裡分享一個皮膚外科醫師生活和工作中的點點滴滴,
對於一些患者在求醫和治療過程當中所經歷的挫折和逆境,
我的描述都盡量含蓄保守,有一天發表的內容是「水管鼻」,
內容大概是說當今醫美診所林立,
諮詢師取代醫師來為患者看診、建議、決定治療項目,相當危險;
操作美容治療的醫師各科都有,缺乏專業訓練,
「整形」可能變「整人」,「美容」可能變「毀容」;
花了同樣的錢,可以換來一個名模美鼻,也可能得到的是一個像塞了水管在裡面的醜鼻。
過了幾天,門診來了一個客人,吞吞吐吐不好意思地問:
 「醫生,聽說你們這邊有在做水管鼻...」
水管鼻是沒有做過啦!倒是修水管修很多。

很多廠商喜歡幫我安排在醫學會上的熱門橋段,
我為素人評估他們臉上的問題,這些素人其實也不是真正素人,
很多是在一些整形美容診所裡工作的小姐或護士。
近水樓台先得月,她們很多人都自己接受了各種各樣的雷射、注射,甚至是手術。
我不知道他們自己覺得成效如何,但有些試用成果在我看來好像並不OK。

在講台上我的主要工作是演講教學,
但是皮膚科醫師的絕活,就是一雙偵探的眼,
每一個皮膚病都像是一張藏寶圖,分布、顏色、型態說著不同的故事,
當病人進門坐下,他還沒說話,我大概都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在醫學美容這端,這個功力也很重要,她們最喜歡聽的就是我鐵口直斷說這些臉背後發生過的事。
有些案例即使她不告訴我,我都可以知道她哪裡做了什麼,打了什麼產品,大概打了多少,
有趣的是這些跟我算是同行的美容醫學護士和助手往往不能置信,覺得我太神奇。

其實一點也不神奇,如果我可以看得出來哪裡有東西,
別人也一定也看的出來,只是他們沒有受過專業訓練,
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只是心裡覺得不知道哪裡怪。
容我大膽說一句,如果大家都覺得怪的臉,這到底還算是醫學美容不算?


任何的注射美容「美」的前提就是自然,
我都跟我的客人說,如果連我都看不出來有打過的,就算是整得成功!
也許要過我這關比較難,但至少也該過一下你們親朋好友那一關吧!


趙彥宇醫師在玻尿酸大中華區會議上講解玻尿酸注射美型技巧
趙彥宇醫師在玻尿酸大中華區會議上講解注射美型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