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6

遲來的肉毒



從歐洲放完長假回來,我的一個老客人第一天就來,
放完假人多,她等了很久,看到她的臉不知為何一肚子火,
她和她先生的皮膚問題都是我在顧,肉鬆、臉凹、下垂、紋路也都是我在弄,
怎麼幾天不見,整個額頭不知去哪用肉毒打成凶神惡煞了,
明明原本好好的,
現在的醫美氾濫,隨處是廣告,那種隨處飄、到處做、講不聽又出問題的我最氣。
「你又不趕快回來...」
頂著這樣上班好幾天了,她的表情透漏著焦急不知所措。
幫忙擦屁股!
隔兩天她又來了,但看到那兩道眉我的火氣又來了,
我知道她愛漂亮,這麼多年來幫她維持得好好的,卻要自己去糟蹋。
「他們就叫我包一瓶啊!我想說你又不趕快回來。」有這麼急嗎?
包肉毒最呆,你買100u,保管卻在別人手上,碰撞、過期、保存不當失效都算你的,
你買的不是效果,有可能是無法兌現的垃圾債。
「他們說一瓶200u」根本是騙人,台灣哪有這種規格?
「那你額頭打了多少?」「120u」聽到這頭已經開始冒煙了,這醫美也太惡劣,
「他們不會騙人的,真的,我跟他們很熟,我都去那做臉!」連熟客也騙,
想擦屁股,幫他開了癢的藥,最近皮膚問題嚴重了不少。

看到她和她先生有時會讓我想到天上的老爸,和當時辛苦照顧爸讓人心疼的媽,
人老了判斷力就差吧?何況他們又沒有醫學知識,總把熟人當好人,
和她聊了幾句,知道他兒子要結婚了,她不知所措的臉頓時充滿開心的笑容,
那是她唯一的孩子,前段婚姻判給父方,但爸爸也沒好好顧他,
「他很棒!雖然沒像你這麼優秀。」
「現在年輕人結婚不容易,他沒讓他爸爸知道,也沒打算請客,
但我這個做媽媽的一定要幫他們辦幾桌,我跟他說你不是媽寶,因為你根本沒媽。」哭
「就這禮拜天了,唉,...」
我知道他為什麼不等我了,
「等下我們去打肉毒,明天約個時間來做音波,然後你頭髮去弄一弄,把這邊遮起來」
你能相信我常幫病人做造型嗎?髮型臉型輪廓曲線都是相關的,
這個關公眉禮拜天怎麼能見人?臉也太鬆了!
但是只剩六天,而且是調整打壞不對稱的臉,是技術上的大考驗。
我用非尋常的注射點和劑量預測星期六前作用,
和需要調整回的肌肉把肉毒注射在眉毛上方和額頭,
想說她應該最近花了很多錢,用最經濟的調數把音波能量打在需要的地方,
然後只收了半價,
「少收的當作我的贊助吧!」不知道這些last minute肉毒和音波會如何發揮功效。

星期一她回來,眉毛正了,臉還不夠緊,但緊多了,頭髮美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