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0

愛美的善念


台灣的期中選舉結束了,反映了民意對經濟議題的迫切關注,
一句「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的概念獲得廣大回響,
道出民眾對於國際化和活絡經濟的渴望。

我們診所的等候室常常像個地球村,會有從不同國家來求醫的患者,
雖然沒有後面那句發大財」,但確實不少人專程就是為了醫療的目的而來。

昨天坐在外面的是香港人、美國人和以色列人,
美國大叔特別從洛杉磯飛來,其實他在中國大陸自己開了十五家美容診所,
他不找自己的醫生,反而專程來找我。

這類專業的客人背後都有一些有趣的故事:
一個長得很漂亮又高挑的大陸客人來找我打針,
我後來知道她和一起來的朋友都是模特兒,
連續來了幾回,把她臉上的五官臉型修飾得更勻稱了一些,
我一向照著我的標準調整,從來不做沒有意義的幾點拉,
沒有標準套餐,更不會像大賣場一樣地促銷針劑往臉上塞,
我最厭惡的就是俗氣的一味填淚溝、法令紋和蘋果肌。
當然他們都很了解我,也欣賞這種不匠氣、非網紅臉的高級美。

我的粉絲頁常有疑難雜症來問我的,也有很多在外面打壞做壞哭求幫助的,
有一次一個女孩在對岸找了個台灣醫師打,臉上被灌了很多針,
每天臉上腫脹難受,最重要的是人變得肥腫難看的不得了,
他拿著以前清秀的照片給我看,說現在的臉像五十歲的大媽,
沒氣質的模樣和臉的症狀讓他想去死。
他坐在診間,眼淚從來沒停過,我問他那兒的醫院最後怎麼處理
「他們把錢都賠給我了,其實我不缺錢,我要的是我的臉!」

這種案例來找我的好多,讓我不得不深入了解,
一個小姐拿了照片給我看, 
「我就給這個醫生打的,他們說這是你們台灣最出名的醫生,」
台灣的醫生我當然認得,
大陸這麼大,每一個地方都可以炒一個台灣最出名的,而且都還不會重疊,
「你看,就這的小姑娘給我介紹的,她問我說妳要不要我這麼自然的效果?
她自己說她就是那位台灣醫生的傑作,完全看不出是打出來的!」
 「你看,她好漂亮,我就是要這種。摸良心說,我完全看不出她的臉有打過針,
我手也去摸過,她還給我看她以前照片,真的差好多!」
我看了,發現照片裡的就是來找我打針的那位模特小姑娘。 

前陣子她又來了,因為之前打的針都消了,
她生產育兒了一陣子,要復出工作了,
在她來之前,我糾結了一陣子,要不要再繼續幫她打針,讓她去騙人呢?
醫生面對敵軍的傷兵時,還是會盡他的全力去救治,沒有分別,
但他不是我的敵人,一直都是我忠實的粉絲,
其實我也知道她把她周遭的朋友,以前是我的患者,都拉去她那新工作的地方,
她不是生命垂危的傷者,她只是愛美,
她也需要一份收入和工作,只是她拿著我打的臉去賣其他醫生的療程,
她賺得了傭金,她的客人臉卻賠慘了。

我一點也沒生氣,最後還是心軟幫她打了,
唉!整個美容市場有多少不道德的人和事,有多少吹噓和虛假?
而她還分得出誰是高手,誰是騙子,她還敬業地花錢把自己維持在最好,
我的治療與不治療會改變他們的欺騙和推銷嗎?
我的拒絕能拯救廣大的求美者不受害嗎?
當然,都無濟於事,
向這樣的故事我可以寫好幾本連環小說。
在幫她治療時,我只是不經意地談到,
她有半晌說不出話,而她終於知道其實我也知道他們這些事。

又是一個兩岸合作的好例子,不是去向國際拓展,而是聯手欺負自己人,
人進得來得要靠我們有實力,
而人走出去,
希望目的不是只是為了發大財,也最好沒有留著臭名在外。


2018-12-10

你移植的脂肪還好嗎?

眼部凹陷的脂肪填充只能容許微小的錯誤,必須微量,並且和眼眶骨的弧度融合為一
經過離心的脂肪加上注射槍所造成的不均勻顆粒,影響外觀又很不好處理


自體的脂肪移植一直是臉部和身上輪廓改善的一個不錯選擇,
用自體多餘的組織來改善自己的外觀,頗符合環保概念的!
如果不是太瘦,自己的脂肪除了醫師的工資和耗材,是免費的!
如果填得好,自己的脂肪還可以存活下來,CP質聽起來更新引人。

隨著乳酸的上市,這種刺激自體形成新生組織的方式,
讓很多原本想要用自體脂肪來改善的患者都轉單到乳酸注射去了,因為
1. 乳酸注射和脂肪填充相比,注射簡單多了。
2. 乳酸注射比較不痛,只需要注射部位的針孔,沒有抽脂瘀青疼痛傷口。
3. 乳酸注射恢復得快。
4. 乳酸注射時效也很長,特別是有些脂肪填得不好,根本不能存活,時效更短。
5. 脂肪填之前和填之後變化很大,之後沒存活的脂肪吸收後才慢慢正常,容易被人發現。
6. 脂肪填得不好又存活下來,是不可逆轉也難解決的事情。
7. 如果需要的量不多,乳酸注射還便宜得多。
8. 乳酸新生的組織較為結實,不像脂肪軟軟的,還有緊實的效果。

但還是有不少的脂肪移植在進行著,
隨著醫學美容的盛行,越來越多醫師投入這個行業,操作脂肪移植的也越來越多,
近年來,在門診中,我注意到越來越多脂肪填充導致不良結果的案例,
這可能與脂肪移植門檻不高,很多新手加入,經驗和技術都不足;
另外美容商業興起,越來越多商業課程推廣消費型器具和材料,
這些教導都帶著商業目的和偏差所致。

這些填壞的脂肪就像種在深土裡的種子一樣,當根系發芽固定,
種子又到處分布,要把它們除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所產生的問題也難以解決。

首先,脂肪要能順利存活,
取出的過程必須要造成越少的脂肪損傷越好,
填入的過程也要用盡量小的封包,
這樣游離的脂肪細胞才能受到周圍組織的供應而存活下來。
在脂肪移植發展的過程中,醫學界一直在想辦法提高脂肪的存活率,
因此,
1. 把抽出的脂肪離心,就可以得到更濃縮的脂肪細胞,
植入更濃縮的脂肪細胞意味有更多的種子在內,有更多發芽的機會,
當抽取的步驟不良時,這樣或許增加了結果的存活率,
在大體積填充時,填充也變得更有效率,
但是當抽取的技術優良時,填入的東西反而變得太過濃縮,
是想拿一支墨水夠濃夠厚的麥克筆來素描,
即使是非常有經驗的大師,遇到該淡該細的部位也很難勝任。
離心增加脂肪細胞濃度,不是在每一個部位都適合,
越高濃度的脂肪,越需要均勻的放置。

2. 商業驅使使用者添加消耗品增加脂肪細胞存活率,
但這些研究都帶有商業利益的目的,沒有足夠證據顯示細胞會因此存活更多,
越多的向外暴露和混雜,越多汙染的機會,
時間拖的越長,脂肪細胞在體外,死亡的比例越高。

3. 利用注射槍來使注射封包縮小,
表面上,機器似乎能做到初學者無法辦到的精細推送,
但其實脂肪細胞存活並不需要封包小到最小,
經過訓練的醫師用手注射的存活率也不會比用槍來得低,
反而是原本要來感受曲線、分布和體積量的手被機器取代,
最珍貴的手感觸覺要拿去按壓注射槍的把手,
即使脂肪的封包再小,槍口遠端的填脂管在組織間移動的速度、深度都遠比封包量重要,
如果注射分布的均勻度,重疊和淡出的藝術性都變成沒有溫度的按壓,
分布不良的高存活率反而是最糟糕的一件事。

別只看商業文章和醫美廣告的術前術後,
問問那是術後多久的照片。
很多人生現實是在一年後才出現,
更別說是體重增加,脂肪被放大的十年後,
不要告訴我她還加了玻尿酸把表面的不平給修了!